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内容详情

地下城与勇士第39章!决斗场十大恶心技能

  • 作者风中烛火般
  • 来源2008dnf.com
  • 点击341
  • 评论0
  • 日期2016-11-5 20:06:24

 八百年前生活与佩罗斯帝国的传奇历史人物。曾是帝国将军的他,永远不着盔甲,赤膊上阵的英勇形象被人们广为传颂。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将卡赞作为战神的形象供奉着。后来卡赞与挚友奥兹玛双双被陷害惨遭灭门,奥兹玛在愤然之下将灵魂出卖给了死神化身为混沌鬼神。之后奥兹玛夺走了卡赞那风中烛火般的残命,使他重生为毁灭之鬼神。但是令奥兹玛感到意外的是卡赞拒绝了奥兹玛毁灭世界的计划。其实除了这些大家都耳熟能详的故事外,卡赞还有一个不被大多数人所知的身份,或许是他的形象太过传奇化了,世人基本已经没有人再记得卡赞最早是出身于铁匠。是其挚友奥兹玛再宰欧姆边境的一个小村落中发现的他,并将其带回了帝国,成为了一名御用铁匠。也就是说奥兹玛不仅仅是他的挚友,同时还对他有着知遇之恩。

  在那之后,卡赞被奥兹玛挑选为随军铁匠跟随在身边。再奥兹玛东征西讨的过程中,人们发现了卡赞铸造兵器的质量与速度,已经到了近乎恐怖的程度。因而赢得了全军上下的尊重,毕竟都是行军打仗,谁不想弄两把好武器。不过人们对于卡赞的认识也仅限于知道他是一个半神级的铁匠,其他的一概不知。因为卡赞是个沉默寡言的家伙,很少与人交谈。妹妹挚友奥兹玛与他交谈之时,才能看到那张如万年冰山严峻的脸上有了起伏。

  卡赞的转折在于一次远征中,一夜军营遭到夜袭,奥兹玛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一时间火烧连营,杀声震天,军营内乱成一片。就在这个时候卡赞突然从自己的行账中走了出来,一声仰天怒吼,只把那被硝烟所掩盖的夜空震的抖了三抖。不论是敌人还是战友都被惊呆了。卡赞如同一尊战神般屹立于众军之中,强势的气魄无差别的捏住了所有人的喉咙。接下来的事情足以让当时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回味一生。卡赞如通过一架生命收割机一般,收割着生命。屠杀,单纯的屠杀,所有人都抵挡不住卡赞的一个照面,更有些可怜蛋连一个照面都没有就去见了死神。卡赞生生以一己之力将整个战局扭转。当惊慌失措的战友们重新披上甲胄,拿起武器准备战斗的时候,敌人已经慑于卡赞的神威而退却。

  自那场夜袭之后,在奥兹玛的力荐之下,卡赞开始踏入了仕途。且一路平步青云直至帝国的大将军。之后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了就不在这里多介绍了。

  -----------------------------

  “卡赞!?的锤头?!”赛丽亚难以置信的说到。对于卡赞是谁自己当然很清楚,而且加上修欧的关系,赛丽亚对于卡赞的印象可不怎么好,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家族居然有着卡赞使用过的东西,而在以前更是靠着这个东西发家致富的。委实让赛丽亚那个装满知识的脑袋一阵眩晕。

  沙罗看着赛丽亚的样子心下完全理解,当初自己在得知这些内幕的时候也感觉好像被人敲了一记闷棍,脑浆全都变成了浆糊,沙罗站起身来为赛丽亚倒了一杯水。

  赛丽亚喝了口水又问道:“那么所谓的代价又是什么呢?”

  “生命。”沙罗掷地有声的说道。

  “!!生……生命?什么意思。”赛丽亚有了一众不详的预感。

  “卡赞的锤头戾气很重,虽然他可以打造出神兵利器,但是掌握着它的人却要它吸噬走生命,所以每一柄神兵的问世都要伴随着一位铸剑师的殒命,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不可能量产神兵的原因之一。”沙罗缓缓站起身来走到窗口,打开一个缝隙,看着外面正在吩咐手下的阿金说道:“咱们NG家分为正宗和偏宗,你和我是本家正宗,阿金和爱丽丝则为分家偏宗。偏宗的世世代代都会作为NG家正宗的家臣,他的存在就是为了保卫我们正宗。很多年前德洛斯出现了一次大饥荒。NG家几乎已经走到了灭亡的边缘,那时候的偏宗家主为了拯救整个NG家族,不顾祖训之严令打开了卡赞之锤的封印,以生命为代价打造了第一把NG神兵,而后又由其妹妹以生命为代价重新封印了这锤头,自那以后每到NG家危难时候,偏宗都会……”

  “够了!”沙罗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赛丽亚一声娇喝打断。赛丽亚的身体在颤抖,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家族以前是如此的可恶,甚至可以说的上是肮脏不堪。双手因为激动已经不自主的握成了拳头,掰都掰不开。加上愤怒与羞愧的冲击,赛丽亚的整个身体已经开始变得僵硬。赛丽亚颤抖着说道:“危难时刻?哼!不过是我们的奢侈成风。每到我们花销的入不敷出之时,就要用偏宗两个鲜活的生命为我们去牟取财富。哼哼哼哼哼哼,我们和恶魔有什么分别。”

  沙罗被赛丽亚的喝斥吓了一跳,而后的语气更是让他大吃一惊。这还是自己那个说话都没有大声过的妹妹吗?像这样强势的语气以前根本不可能的听到。但是沙罗很快释然。当初自己听到这些的时候内心的波动不必自己的妹妹小多少,他很庆幸自己没有出生再那个时代,现在的NG家自然已经不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而且他很了解自己的妹妹,虽然外表柔弱,但是内里却是一个刚强而坚毅的女孩子。现在的她终于学会大胆的表达自己了。沙罗透过窗户向着正在大厅中疯闹的夏兰朵投去了感谢的目光。

  “阿金知道吗?爱丽丝知道吗?”赛丽亚稍稍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问道。

  “阿金知道,爱丽丝不知道。”沙罗说着关上了窗户继续讲述着家族的故事。“对于我们NG家,不知道……”

  不知道有多少人垂涎其中秘密,梁上君子成了NG家的常客。不过全部都魂断于此。虽然NG家除了不定期的神兵外,其他铁器全都不值一提,但是NG家的家甲素质却是不可思议的高超。甚至有人夸张的说他们家族卫队的能力几可媲美皇家卫队。(PS:这次带出来的除了阿金外都是新兵蛋子。)也正是因为这些卫队的存在才使得NG家在四十六年前能够全身而退。

  对于NG家的秘密又何止是民间垂涎。宫廷王室如果说对其中奥秘毫无兴趣的话那才有鬼。只是长久一来,皇室用尽各种办法渗透探索,丝毫都没有找出任何有关NG神兵铸造的相关。哪怕是一丁点也没有。在他们的调查中发现,NG家根本就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铸剑世家,根本就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他们具有铸造神兵的技术可能,就好像他们NG家的神兵是捡回来的,而不是他们铸造的,但是这怎么可能。王室也用尽了一切办法,威逼,利诱。NG家根本就是油盐不进,不论是多么大的压力,都不会透露出任何关于铸造NG神兵的秘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终于在四十六年前,王室彻底失去了忍耐力。为了德洛斯帝国的复兴,德洛斯开始制定了对外扩张的计划。同时在激进派的推动下,王室也开始对NG家下达了最后的通牒。责令他们立刻交出铸造神兵的方法。NG家却是宁死不屈。与王室开始了殊死抵抗。最后不得不全族从德洛斯帝国逃离来到了虚祖。直到最后NG家全部逃走,帝国也完全没有闹清楚NG神兵的秘密,一点都没有。直到后来NG家成为虚祖国的第二兵工厂。让德洛斯大有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感叹,在NG家逃亡的这个过程中发生一件不幸的事情。卡赞的锤头丢失了。

  卡赞之锤遗失,使得偏宗的家主大为震怒,卡赞之锤在NG家就如同传国玉玺一般重要。此刻居然丢失了,偏宗的人险些没有剖腹自杀以谢其罪,然而正宗的家主却是不以为然,认为一个夺取生命为代价的铸兵之器,根本就是一件世间之至凶之器,那是一件遭到诅咒的东西,丢了也就丢了吧。虽然正宗的家主一再强调不需要再去寻找,但是偏宗在于自尊心的作用下数十年来却在私下不断的寻找着。很快他们发现再逃亡之中有两名人员莫名失踪,一个是爱德尼斯,另外一个则是他的师傅。而且与卡赞之锤丢失的时间上相当的吻合,如此一来偏宗断定一定是这两个吃里爬外的东西把卡赞之锤偷走了。再经过长时间的调查之后,终于爱德尼斯的下落被找到了。偏宗立刻报告给了现任家主。

  虽然卡赞之锤丢失了,但是祖训却是一代一代的传了下来。对于卡赞之锤对家族的重要性现任家主(沙罗与赛丽亚的父亲)当然明白,所以立刻让沙罗与阿金两人前来讨回。与此同时告诉了一个他们两人都可以知道而且是应该知道的秘密。

  当阿金听说在卡赞之锤找到后,自己的生命有可能在将来的某一天会为了家族的利益而牺牲的时候,阿金并没有做出很大的反映,多少年来的死士思想的教育下为了家族牺牲才是他们最大的荣耀,但是他有一个请求,就是不要让爱丽丝知道这些。

  “在我们知道了卡赞之锤的下落的同时,又刚好听说了你的行踪,所以这次来第一是为了寻找卡赞的锤头,第二自然是带你回去。”

 

  “那么我们回去吧,不要再找那个卡赞之锤了,那个对于现在的我们已经没有用了,有了我的记忆根本不需要那个凶器也可以生存的很好。就不要再将那个遭到过诅咒的东西带回我们家了,难道德洛斯的悲剧要让我们再在虚祖上演一次吗?”赛丽亚央求着沙罗说道。他实在不想看到有一天看到再有人为了打造什么NG神兵赔上性命。

  “不行。”沙罗咬了咬头说道。

  “为什么?”赛丽亚不明白,“难道现在现在我们的生活还不够好吗?”

  “其实,你完全不必担心,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已经不再需要卡赞之锤的力量了。”沙罗安抚着激动的赛丽亚坐下说道:“但是卡赞之锤我们是一定要带回去的。你忘了吗?很多年以前卡赞之锤就在我们家了,但是我们一直没有用过。卡赞之锤对于我们家还有更重要的意义存在。父亲说,等我们回去之后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们。关于卡赞之锤与我们的家族。”

  听到家族已经不再需要动用卡赞之锤,赛丽亚安心了很多,但是对于卡赞之锤赛丽亚还是万分的厌恶。

  “克敏,今天你就和伙伴们住在一起吧。”该说的事情已经说完了,沙罗打开了门看了看楼下喝酒喝的跟大家似的一伙人,沙罗又补充了一句:“注意身体。”

  阿金带着人来的沙罗身边:“小姐留在这里没问题吗?”

  沙罗笑了笑道:“没关系。楼下的那些伙伴会保护他的。”而后又转向赛丽亚说道:“明早我来接你。”说罢带着人来到了楼下。

  “沙罗先生?”但丁看到下楼来的沙罗举了举杯:“来一起吧。”

  “恭敬不如从命。”沙罗落落大方的来到但丁面前,爱丽丝立刻送上了一杯酒,沙罗接过后一饮而尽。倒是让大家有些小小的吃惊,与其儒雅的外表不相衬,喝起酒来沙罗倒是豪爽的很。比起那个伪娘秀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同时美男子喝酒的差距怎么就真么大呢?

  秀在大家当中受教育算是最好的一个,他的师傅宇可是皇室剑师,从小跟随在师傅身边的秀耳濡目染之下也带了一些贵族气质,其中礼节表现的最为突出。初次见面之时秀那张口闭口的敬称就让修欧吃不住,在喝酒上更是极度的不合群。别人一杯酒就是两三口的事情,秀愣是要喝上半天。每喝一口酒嘴必不能鼓腮。这一口下去才能抿多少酒。身为女性的米瑟黛儿都看不下去了,(其实介于她的“异能”她不应该发表看法。)说秀不是在喝酒是在品茶。上次豪饮要不是夏兰朵硬灌,估计就是喝到天亮秀也喝不出什么感觉。相比之下沙罗的豪放立刻赢得了大家的好感,再加上沙罗又是个自来熟,没一会就和大家聊到了一起。

  夏兰朵和修欧两人一人扛着一桶酒来到阿金和一众NG家甲身边,说了些什么不打不相识的客套话后邀请他们一起来喝上几杯。阿金向沙罗看了看意在请示。看到沙罗点了点头后阿金示意手下可以喝点而自己却不喝,认为在执行任务当中喝酒是大忌。原则上阿金是不喝的,但是他也知道,其实少主对于面前这些人有招揽之意。所以又不好意思驳了这些人的面子。经不住三劝两劝也就是喝了起来。不过心中一只不停地提醒自己:“不要喝多,不要喝多……”

  酒过三巡。

  “哥俩好啊!”阿金一脚踩在桌子上光着个膀子,和肯伊两个吵架一般的划起拳来。刚才还一副镇山之态正襟危坐的阿金,此刻将浓密的胸毛和虬结的肌肉被彻底的展露在外,完全失去一位武者该有的淡定,看着阿金挥汗如雨的架势和声若洪钟的吼叫,正将一个草寇山大王的形象,淋漓尽致的表现大家面前。沙罗也是头回看到阿金如此放荡不羁的样子,不禁有些汗颜。还有那边的几位这样评价道。

  “莽夫。”秀对阿金的造型皱了皱眉头说道:“太缺乏一个武者该有的素养了。”

  “野蛮人。”半藏用着几乎可以杀人的目光看着阿金,颤抖手指恨不得发出一道剑芒射杀对方:“太没有原则了。”

  “找死。”爱丽丝岂容他人随便诋毁自己的哥哥,抽出两根银针在秀和半藏面前晃了晃:“说话小心点。”

  秀还没反应过来爱丽丝为什么生气(他还不知道阿金是爱丽丝的哥哥。)半藏一脸平静的一句话便将爱丽丝的矛头扭向了她的哥哥:“我们请客。”

  本来吧,让他们两个请客就已经让他们很肉疼了,现在又来了这么一群酒囊。人数要比他们原本的十多人多出了一两倍。再加上修欧和夏兰朵这两个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的败家仔,送起酒来就跟流水线似的。半藏的心那就跟受了凌迟之刑一般。那边的刽子手---索西亚老板娘的算盘打的噼啪响,看着修欧和夏兰朵的尽情消费,乐的前仰后合,完全失去了一个精灵该有的优雅与矜持,时不时的抬起头用两只只剩下金钱符号的眼睛看看半藏和爱丽丝的钱袋,两只钱袋立刻像被抽去了灵魂一般瘫软下去。吓得两人两忙护住自己的荷包。他们绝对相信索西亚的目光带有抢劫的属性,而且还是合法抢劫。

  半藏和爱丽丝决定离开采取一些措施,不然照这个速度下去,结账的时候他们就要押人在柜台了。只看二人来到众家甲之中也不喝止也不动手,只是站在那里看着这帮人。就这么一站所有人手中的酒杯就再也不敢盛酒了。有个更直接把刚刚接到的酒又倒回了酒桶。却原来只要有人敢去接酒,他们两个就会狠狠地瞪对方一眼。这可了不得了,这两个煞神那个不让他们这些新出道的小兵辣子吓得吸口凉气的存在。爱丽丝的名字绝对是让他们睡觉都能作噩梦的恐怖名讳。这可是NG家出了名的暴力公主。在家没事干无聊的时候就找一群家甲,注意是一群家甲陪练,每次打完这些陪练人员都好像被拆了重装起来一般凄惨。而我们的公主殿下呢?只是多了一身香汗和疲劳而已。半藏就更不用说了,在场的各位大部分身上的伤都拜他所赐。后来他们一打听才知道这个半藏正是虚祖国出了名的街头霸王。而且霸的就是NG家附近的一条街,没少和他们NG家发生冲突。咱们这位打架王一般总是同时操控多把武器,就好像徒然多出几只手一般。因而被人称为“陆地八爪鱼”。每次半藏把NG家甲打个半死之后,都是爱丽丝抄起菜刀出来给他们主持公道。

  现在这两个NG家甲的梦魇同时出现在面前,而且脸色还不好看,哪里还有心思喝酒,只剩下吞口水的份了。

  这个小细节不是喝的晕晕乎乎的夏兰朵和修欧所能发现,还在一个劲的奇怪,这些人怎么喝着喝着就不喝了。不喝拉倒,两人卯上爱丽丝和半藏开始对灌。

 

  沙罗与但丁聊得正起兴致突然觉得有些奇怪,其中一位女士自始至终不喝一点酒让他感到有些不解。但丁笑了笑向他解释了一下米瑟黛儿酒精免疫的特殊异能,让沙罗一阵唏嘘。

  米瑟黛儿看着大家喝起来实在是太浪费了。好多酒都洒在了地上,为了不浪费资源,米瑟黛儿将所有的报废酒收集起来用念气开始提炼酒精。

  “沙罗先生是第一次来到赫顿玛尔吧。”但丁问道

  “是的。”

  “哈哈,正所谓来的早不如来得巧。明天就是赫顿玛尔的兴都大典,热闹的很。可一定不要错过哦。”

  “兴都大典是什么?”

TOP10 男弹药-冰冻弹

这技能遇到过的人都知道,高僵直,加上火属性步枪点得根本停不下来,不过缺点也很明显,子弹太少。

  TOP9 阿修罗-波动爆发

阿修罗核心技能,起手加霸体,真正的被动技能!

  TOP8 剑魂-拔刀斩

低中分段恶心的一逼,能破招,伤害又高。

  TOP7 剑魂-猛龙断空斩

小号杀手,超高僵直,用的好就是一次完美的起手,用不好就是送起手。

  TOP6 男女毒王-罗网投掷

女毒王还好,我的男弹药一遇到男毒王必输,就这破技能恶心。

 TOP5 鬼泣-鬼影步

我男弹药职业克制鬼泣,没什么感觉,不过这个伪无敌确实很让人头疼。

  TOP4 剑魔-塔莫斯之袭

超远距离强制起手,吊得不行啊,不过这职业技能范围虽大,但伤害不算太高。

  TOP3 女魔法师-替身草人

这技能让魔法师4职业都能无压力进高分段,高分段就是抓对面那极难得的失误,可这技能让本就难抓的女法更是吊得不要不要的。

  TOP2 驱魔师-玄武

 一套25w你怕不怕,楼主弹药,都说弹药克驱魔,我表示遇到驱魔就没赢过,只要浮空接黑狗咬到一个无双都能秒你10几w血,不削能玩。

  TOP1 红眼-嗜魂之手

这技能集结了压起身,扯低浮空,高伤害,抓霸体,起手等几乎所有优点,简直是外挂一样的技能,这技能直接让狗眼霸占了中高分段的大部分位置,成为真正的大红神,对此,楼主表示,强烈要求削弱这个技能,不削还能玩。

网友评论